【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许氏】

[许氏起源分支探讨] 許昕公和許明叟公考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主题 |帖子 |积分 2582

   廣東潮陽英西港有两支许氏聚居,但归根到底都是胜前輋烈公嫡长子之后,一支为胜前嫡长房长孙德美公的后代,一支为嫡长房次孙德阳公次子朝立公的后代。明初,嫡长房人丁凋零,长房长孙德美公乏嗣而养子,长房次孙德阳公有二子也没后代,次孙的次子朝立公没法也得养子继承香火,长房季孙德杰公的三个儿子也全部断后。这两房养子都迁山边,即今英西港。饶平山上乡族谱记御史许昕公和司训许信公是同辈的,是申公15世孙,其实是烈公15世孙。御史许伦公和迪功郎许錞公是烈公16世孙。结合胜前祖祠老对联,伯御史侄御史伯侄御史奕联芳。考许昕公生于洪武十七年二月十五,许信公生于洪武十七年十二月十六。故许昕公是兄许信公是弟,许昕公是伯许伦公是侄。又陆丰湖东发现的岩隐公神主,记载昕公次子回胜前,和平果上乡北门长子。故断言昕公为德美公的孙子。而神主牌里面提及的名字和和平的御史墓进行对照。明赠山东道御史岩隐许公,静德孺人高氏,淑德孺人高氏的合墓。和监察御史许公恩裕恭人洪氏,贞质恭人林氏墓。这两个墓的御史公不是指同一个人,而是父子两人,岩隐公是父,监察御史昕公是子,为什么呢?第一:两墓的祖妣都不同,祖妣的品阶也不同,岩隐公的老婆是两位孺人高氏,孺人在明清是七八品的朝廷命妇,而监察御史的老婆洪氏和林氏是恭人,恭人在明清是四品的朝廷命妇。第二:岩隐公的墓碑上一个“赠”字,这个“赠”字说明了岩隐公本来就不是御史,而是朝廷追赠的,父凭子贵,因为昕公是御史,朝廷追赠他父亲为御史,母亲为孺人,符合当时的惯例。如果是本人是不用“赠”字的。例如:明朝武昌县的方进由进士科膺乡荐升太学拜今职以成绩居最奉,敕旌异之已复蒙,恩赠父如其官为文林郎南京浙江道监察御史、母为孺人。胜前乡六世祖御史许伦公的妻子宁治王氏是恭人。故断言岩隐公和两位高氏为昕公的父母,墓为昕公父母之墓,而监察御史和两位恭人的墓就是昕公本人的墓。所以,岩隐公是胜前四世祖,英西港一世祖,也符合神主牌里面“皇明始祖”的称谓,许昕公是胜前五世祖,英西港二世祖。而神主牌里面的内容也不是百分百正确,当时抄的时候肯定抄错,从永乐12年丙申这句就可以看出了,永乐12年不是丙申而是甲午。洪武17年是甲子年而不是乙丑年。迁往陆丰湖东带走的神主牌是照英西港的神主牌重做的,而非英西港原来的神主牌,毕竟不是全族搬走,留在英西港的怎么肯让你把祖宗的牌位搬走呢!
    psb1.jpg
    psb2.jpg
    許昕公次子回胜前守祖,胜前查不到这一房头,近来有一说可能混进四房了,毕竟四房也有御史公,但是我认为不可能,细想族谱不记德美公养子和朝立公养子的名字,居然记德美公养子生一子名孟字仲贵。那有不记子反记孙的道理,还有哪有又名孟又名仲的道理,合理是孟叫什么,仲叫什么。却又记仲贵,昕公行次,也就是仲,又是御史,所以贵,合起来就是仲贵。再结合輋烈公墓成化年间是輋烈公次子之后六世许传公同六房弟侄修的,修祖墓居然抛开长房,还把嫡长房朝立公养子这房划为七房,可见当时长房次房关系不好。由此就是昕公命次子回胜前守祖,加上昕公英年早逝。失去昕公这个“后壁山”,所以昕公次子就无法在胜前生活下去,只能出走,最大可能就是沿练江而上,到寮仔搭寮养鸭,而在寮仔开基创业。寮仔传下代数和胜前六世传到现在代数一致,并且有传说祖出胜前,加上16世开始接胜前德字辈,和胜前21世对齐,刚好寮仔一世就是胜前的六世。接辈序先人肯定有祥加考证,不致两个邻近乡村因辈序乱了伦常。故我断言寮仔开基祖明叟公就是昕公次子。
psb3.jpg
   至于英西港御史第的横批“渤海世家”,“渤海世家”是高氏的郡望。则有可能德美公养子本来高姓,为不忘本氏,故用“渤海世家”。
psb4.jpg
                                                  潮陽勝前鄉23世  许粤胜


0 个回复

倒序浏览

潮阳许粤胜

副站长
中华许氏网(www.chinaxushi.net)

卡号查询|手机版|小黑屋|许氏网-中华许氏网 ( 鄂ICP备12007417-2号 )

网站站长:许俊夫 电话微信:18058889873 投稿邮箱:xushi5@qq.com

© 2010-2017 Chinaxushi.Net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