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福建穷小子,靠卖卫生巾逆袭成富豪,身家22亿,合伙人却惨死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主题 |帖子 |积分 1万

2007年6月20日,许书典老人在他的八十大寿上,向晋江慈善总会捐款9999万元。
这近一个亿的捐助,成为慈善总会成立5年来,收到的个人数额最大的一笔捐款。
许书典说:
“集团里我有股份,每年都有固定分红。
这些钱我平日用不着,拿出来帮助需要的人,是最好的用处。”
什么集团,能有这么高的利润分红?

福建穷小子,靠卖卫生巾逆袭成富豪,身家22亿,合伙人却惨死-1.jpg


实际上,这个集团并不是许书典所创,而是他儿子许连捷的。
这一连串九个9,寓意长长久久,是许连捷对父亲长寿健康的美好祝愿,算作一份特别的寿礼。
而在上一年,许连捷就曾以父亲的名义,向总会捐过3000万;
不仅如此,2003年,慈善总会刚成立时,许连捷就以430万捐款以表祝贺;
再往回到1997年,他还出资1000万,设立“自强奖学金”,帮扶困难学子;
最早的善举,则要追溯到1990年。
他在老家晋江后林村,设老人基金会,给全村60岁以上的老人,每人每月发放200元的补贴。
因此,许连捷在被称为“草根商业教父”的同时,还被封为“慈善带头大哥”。
他说:
“我是穷出身,那时家里一间房子都没有。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我渡过难关的人,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事业有成后,能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在我看来是人生一大幸事。”
苦过方知甜,因为自己遭过罪,所以更加懂得感恩之心。
2019年,许连捷集团以2.05亿现金捐款,位列《福布斯中国慈善榜》第21位。
今天,我们就来看看这位闽南创业者,白手起家的传奇故事。

福建穷小子,靠卖卫生巾逆袭成富豪,身家22亿,合伙人却惨死-2.jpg

(许连捷)



福建穷小子,靠卖卫生巾逆袭成富豪,身家22亿,合伙人却惨死-3.jpg


许连捷,1953年出生于福建晋江后林村一个农民家庭。
村里人还叫他“大头鲢”,在闽南话里,是脑袋大、人聪明的意思。
许家家境贫寒,兄弟三人经常睡祠堂、躺猪圈,温饱不济。
身为长子的他,天资聪颖。
从小学一年级到五年级,都是班上最好的学生,成绩优异不说,还一直担任班长。
可惜生不逢时,到13岁时,许连捷就被迫辍学,再也没机会重回课堂。
贫困没钱是一方面,还有一个原因是父亲的“成分”问题。
那时候人多田少,在生产队挣工分的口粮实在喂不饱一家老小。
父亲为了养家糊口,会在农闲时搞点副业买卖。
可在时代风浪下,这种“不务正业”的赚钱勾当,是不被允许的。
父亲因此被关了一段时间,许连捷也受到连累被赶出学校。
失学的许连捷,为了生存,搬过石头、修过水渠,什么苦活累活都干过。
他还拉过牛车、马车,踩着自行车给人载东西送货,鸡蛋、甘蔗、芋头都是畅销品。
为此,他还跟父亲一样,被冠上“投机倒把”的罪名关进学习班,接受改造。
经商这条路不行,那就卖苦力,只要能挣钱养家,许连捷什么都愿意做。
有一回,他在工地扛麻袋,难得碰上一次吃白米饭。
他狼吞虎咽拼命往肚子里塞,撑得走不动道。
他还没来得及休息消化,又接着去干重体力活。
当他憋气扛起二百斤的重量时,突然眼前一黑,摔倒在地。
许连捷被紧急送往医院,诊断为胃穿孔,胃因此被切除70%。
这一年,他才20岁。

福建穷小子,靠卖卫生巾逆袭成富豪,身家22亿,合伙人却惨死-4.jpg


多年后,回忆起这段艰难岁月,他无法释怀的却是:
“比起肉体上的折腾,失学对我的打击更大,是我一生最大的遗憾。”
可见,许连捷从来不是浑噩度日的人。
他有着远大的追求和抱负,生活中的苦和累,都不及梦想被摧毁的痛。
1976年,23岁的许连捷穿上人生中第一双皮鞋,那天是他的大喜日子。
然而,鞋还没安稳套上半小时,他就给脱下来,换回了平时穿的布鞋。
他解释到:“穿不惯。但是我得告诉大家,结婚了,成男人了。”
作为男人,成家之后就要立业。
改革开放后,许连捷经商的想法又活络起来,并大胆付诸行动:
他先是组建起汽车运输队,负责经营管理,赚到了钱就给亲戚们分红;
后来又动员几名乡亲合资,在自己家里办起一个服装厂;
过两年,他又在服装加工的基础上搞起尼龙拉链。
他既是厂里的老总,也是销售、财务、技术工,各个岗位工种,全能一把抓。
服装拉链厂的订单主要来自海外,在国内代加工行业还是供小于求的不饱和态势时,许连捷果断抓住风口,生意一度非常火爆,短短几年就积蓄起自己的第一桶金50万元。
虽然赚到了钱,但许连捷并不满足。
因为他敏锐地察觉到这种家庭作坊式的局限性:
“拉链生意门槛低,越来越多的家庭开办自己的拉链厂。
我们赚的钱越来越少,我感觉这样下去不会有前途。”
自己这几十个邻里乡亲员工,成不了什么气候,规模也做不大,厂子迟早会被淘汰或吃掉。
内部发展不起来,外部需求也出了问题。
随着海外国家出台对中国内地市场进口纺织品的限额制度,许连捷接到的订单数量,逐步呈断崖式下滑趋势。
虽还没到举步维艰的地步,但长此以往,势必关门大吉。
困则思变,许连捷怀抱着变革的野心和希望去跟村里谈,想联合几家出资,搞股份制企业,拓展卫生巾产线。

福建穷小子,靠卖卫生巾逆袭成富豪,身家22亿,合伙人却惨死-5.jpg



福建穷小子,靠卖卫生巾逆袭成富豪,身家22亿,合伙人却惨死-6.jpg


从服装转战卫生巾,两个毫不相干的行业怎么联系到一起呢?
这源于一次机缘巧合的意外。
当时一位设备厂的技术人员杨春荣,到厂里来装配拉链。
因为机器出了故障,他就到办公室等。
主人家许连捷自然要陪着客人闲坐唠嗑,这一唠,就唠出了百亿市值。
杨春荣拿出香港卫生巾设备的说明书,向许连捷详细介绍,打包票说投产3个月就能回本。
尚未开化的八十年代,大男人许连捷完全不懂这种新兴女性用品。
连他老婆都没见过,但他超强的前瞻眼光看到了火爆的市场前景。
俗话说:没有调研,就没有发言权。
为了验证直觉,许连捷揣着几包卫生巾去了大城市上海。
乡下地方,没人知道这个好东西算正常,那摩登都市,应该总有人慧眼识珠吧。
果然,一位朋友的太太从国外回来,讲述了卫生巾在海外的普及盛况,并抱怨道:
“这东西一旦用过,就成了习惯,没法再‘改’回去,但国内又不好买到。”
想法得到证实,就马上付诸实践。
许连捷兴冲冲地回村跟大伙提出要转产卫生巾,却遭到强烈反对:
“好端端的服装厂不办,为什么偏去做这个东西,你哪根筋出了问题?”
他坚持己见:
“我认为,这是改变妇女生活品质的产品,她们需要健康、需要告别旧的生活方式。”
1985年,许连捷获得镇政府支持,又拉来一位香港投资者。
筹资136万元,组建起恒安集团。
并将卫生巾命名为“安乐”,意即安全、快乐。

福建穷小子,靠卖卫生巾逆袭成富豪,身家22亿,合伙人却惨死-7.jpg


政府、港资、本地人三股力量集结完毕。
既有官方认证,又有对外视野,再立足自身优势,堪称最优资源整合。
但万事开头难,许连捷在推广产品初期,就深刻地体会到这句话的丰富含义。
最没想到的难题是招不到人。
许连捷只有带着兄弟自己上:
“当时妇女说‘卫生巾’这个词都羞于启齿,就靠我们5个男销售上门做推销。
没办法,招不来女同志。”
而当他们想要和商家合作,把产品摆上货架时,也被无情拒绝:
“你要害死我,这东西摆上去,我那个食品谁敢吃?”
刚开始的时候,集团一天的产量,一个月都卖不完。
年底结算,全年总产值65万,实际营收额只有区区10万,滞销的存货全堆在仓库“碍眼”。
说到底这不是产品问题,而是理念问题。
从前,没有人用这玩意。
要么用棉布、石灰自己制作。
要么使用类似绷条的月经带,都是脏了换下来洗干净,循环使用。
如今,要让她们接受这个一次性的厚纸垫,需要一段观念的转变过程。
许连捷想出的招是打广告。
打广告这招,好像没什么稀奇。
但要知道,那可是思想保守的八十年代,把私密的女性用品搬上电视宣传,是石破天惊的大事件。
当时,港剧盛行,内地观众对《上海滩》、《射雕英雄传》等经典影视趋之若鹜。
许连捷瞅准这一受众注意力,在一部香港神话连续剧《八仙过海》中,孤注一掷投进3万块钱,插播自家广告。
虽然宣传方式硬了点,但让老百姓在“大庭广众”下看到此类广告,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消除羞耻感的作用:
既然电视台都播了,说明也不是啥见不得人的东西,算是间接促进了销量。

福建穷小子,靠卖卫生巾逆袭成富豪,身家22亿,合伙人却惨死-8.jpg


这边消费者的观念需要缓慢渗透,经销商那边也不好打交道。
许连捷带着销售员挺进大上海,好说歹说,都找不到愿意试用卫生巾的女士。
后来好不容易有一家经营卫生用品的大公司要货,却把价格压到每包8毛钱。
而产品成本都9毛,这生意怎么做?
许连捷稍一掂量后,豪爽决定:卖!但只供货200箱。
大家都说他这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而许连捷却胸有成竹。
果不其然,几天之后,这家大公司主动找上门来,要再订2000箱。
这回,价格就必须恢复“正常”了,0.97元一包。
一个月后,品牌产品就独霸上海80%市场份额。
突破口一旦拿下,接下来就是从点到面的迅速扩散,“安乐”从上海街头巷尾走向全国千家万户。
用许连捷的话说就是:“市场是慢慢培养引导出来的,一旦被接受,增长速度就会很快。”
1987年,公司增开第二条产品线;
1988年,增开至4条线;
1989年,10条线全速运行;
1991年,产品市场占有率超40%,稳居全国销量第一。

福建穷小子,靠卖卫生巾逆袭成富豪,身家22亿,合伙人却惨死-9.jpg



福建穷小子,靠卖卫生巾逆袭成富豪,身家22亿,合伙人却惨死-10.jpg


1992年,公司产品行销全国,供不应求,而许连捷却居安思危,变得忧愁起来。
他在去过香港、日本、东南亚等地区考察之后,意识到目前自家产品质量只是处于及格线水平。
随着贸易市场的逐步开放,必将被一流产品所挤压。
从来行事果决的许连捷回国后,立马决策投入巨资8000万。
引进国际先进制造生产线和各项顶尖技术,开发出带翅膀护翼的“安尔乐”高档卫生巾。
当时,不少人认为没必要跟那些大佬比;
老老实实做自己的中低端产品也不错,投入太高,万一收不回来咋办?
但许连捷的眼界远不止于此:
“决断前,要倾听多数人的意见,但做出决断的只有一个人。
只有引进高档设备,才能从根本上摆脱低水平竞争。”
正如他所料,新产品一经投放,就受到女神们的广泛青睐。
1994年,据《中国品牌》商品评价中心公布,全国每销售100包卫生巾,就有40包出自恒安集团;
五年后,“安尔乐”被评为中国驰名商标;
1998年,许连捷带领集团在香港挂牌上市,以10倍的市盈率顺利入市。
可就在风光无限后不久,许连捷的事业却迎来至暗时刻:“1999年,集团差点就不存在了。”
那一年,发生了惊天命案:恒安集团副总吴某,一家四口被杀。
案发156天后,凶手被缉拿归案,是同乡人入室盗窃,为财狠下杀手。
虽然人命唏嘘,但这跟许连捷有什么关系呢?

福建穷小子,靠卖卫生巾逆袭成富豪,身家22亿,合伙人却惨死-11.jpg


那时恰逢集团内部整改,许连捷正借助上市契机引进现代管理架构,力图清减之前家族式治理的弊端。
短短数月,高层就劝退了41位元老大臣和亲戚。
而吴某,是这场改革的执行者之一。
外界由此对这起残忍凶杀案的动机,有了各种捕风捉影的揣测:
分赃不均买凶杀人,强势整顿招致报复,过河拆桥替死鬼……
同时,鉴于案件性质恶劣,警方铁了心要尽早侦破结案。
因此长期驻扎在集团内,从管理层到员工都要配合调查问话,每人谈话不下5次,最多的被约谈50次。
在这种人心惶惶的环境中,谁还有心情工作。
日常管理被彻底打乱,许连捷那时说:
“他全家都被杀了,你说钱还有用吗?这么拼命为了啥?大家都心灰意冷。”
连他自己也跟着消沉起来。
他回到农村老家,每天喂鸡饲鹅,捉鱼捕虾,排遣烦恼,顺便调理胃病。
但国不可一日无君,全员荒废的惨淡结果很快跃然纸上:
1999年初,集团定下的目标是盈利3.45亿;
上半年刚赚了1.6亿,下半年凶案爆发,利润缩水至1.4亿;
2000上半年变成1.29亿;下半年一路掉到8000万……
长此下去,许连捷一手创办起来的集团,真就要没了。
大厦将倾,股东们纷纷赶来劝他:
“你到底是真病还是假病?
如果能上班,就坐在办公室里看看;
不用打卡,也不要太努力,身体不适想回去就回去。”
许连捷终于回心转意,重新操刀力挽狂澜。

福建穷小子,靠卖卫生巾逆袭成富豪,身家22亿,合伙人却惨死-12.jpg


虽然此次危机跟内部改革毫无关系,但不可否认,改革威力巨大,造成了集团动荡不安的局面。
那么,是不是就该暂缓治理,求稳为上呢?
许连捷不这么看:“企业壮大后,如果不自我革命,最终会被对手革了命。”
因此,他复出后的一记重锤,就是向美国著名咨询公司汤姆斯集团求助。
其出场费一年965万美金,三年周期的话,高达一亿多人民币。
内部人不断质疑:
“我们不是还在赚钱吗?为什么要请外人来革我们的命?费用是不是太高了?”
有句话说得好:宁与智者争高下,不共傻瓜论短长。
口舌之争无益,许连捷用实际效果说服。
他请来汤姆斯的专家给集团做4天的培训,要求所有高级管理层全部参加。
4天后,20名参与者投票表决,全票赞同“该花的钱一定要花”。
2001年,许连捷引进外籍团队,设定目标是建成一家以市场为导向、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集团。
他还邀请当地其他企业家一起接受培训。
一位职业经理人夸赞说:
晋江有许多成功的商人,但称得上企业家的,只有许连捷一位。”
变革推行18个月后,集团销售额突破10亿元大关;
2004,资产总值达到30多亿,在14个省市设立20多家公司,成为中国第一大妇女卫生巾、婴儿纸尿裤制造商;
2005年,年销售额达23亿港元;
2008年,销售额继续翻倍增长至80亿港元……
2013年到2015年,许连捷的财富雪球越滚越大,连续三年蝉联福建首富之位。
如今,许连捷集团旗下,除了拥有发家起步的女性用品外,还涉足母婴、纸巾等领域,都有不俗的市场表现。

福建穷小子,靠卖卫生巾逆袭成富豪,身家22亿,合伙人却惨死-13.jpg


大刀阔斧引进外援的举措,除了让利润得以飞速增长外,许连捷还从中受益良多:
“每周5个工作日,我一天上班时间最多1个小时;
在没有出差的情况下,一周还坚持打两天球,一身轻松。”
这都是规范化经营带来的效率和时间最优化,他十分肯定“钱没有白花”。
除了会在管理上花钱,许连捷做起慈善来,更是大手大脚:
2004年,他带头将儿子婚宴上收到的27万礼金,全部捐出;
2011年,二儿子许清水成婚,许连捷捐出6666.66万善款;
同年,许氏成员次女返亲,许连捷代表家族捐1000万;
侄女结婚,再捐1000万;
2012年,三儿子许清池大婚,捐6666.66万元
……
只要许氏家族成员有喜,许连捷必定豪爽捐款,以示庆贺。
然而,他于投资慈善上花钱如流水,私底下对自己却“抠门”到不行。
2017年,许连捷在机场候机厅弓腰吃泡面、斜靠座位打瞌睡的照片曝光。
引起网友热议,被称为最低调百亿富豪。

福建穷小子,靠卖卫生巾逆袭成富豪,身家22亿,合伙人却惨死-14.jpg



福建穷小子,靠卖卫生巾逆袭成富豪,身家22亿,合伙人却惨死-15.jpg



2021年,68岁的许连捷以22亿美元身家,上榜《福布斯全球富豪榜》。
也是在这一年5月17日,集团发布公告:
许连捷辞任公司行政总裁之职,由儿子许清流接任。
其实早在很多年前,许连捷就有隐退之心:
“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在为我的交棒做准备,我一定要筑建一个健康稳固的平台给我的下一任;
使他能够继续把集团发扬光大,我才算完成任务。”
如今,42岁的长子继承父业,算是众望所归,了却心愿。

福建穷小子,靠卖卫生巾逆袭成富豪,身家22亿,合伙人却惨死-16.jpg


许连捷接受采访时,最常说的一句话是:
“我是个乡巴佬,要文化没文化,要经验没经验,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什么都不懂。”
但就是这么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穷出身,凭借自己的努力和眼光,打造出市值百亿的中国500强企业。
哲学家叔本华说:命运负责洗牌和发牌,而我们只能出牌。
有些人,因为拿到不好的烂牌,就索性破罐破摔,烂赌一场;
而有的人,即便手气不佳,没有王炸的筹码,依然竭尽全力,费心筹谋。
所有牌局的终点,不过都是梭哈一空。
决定此生此局是否精彩的,并非胜负如何,而是你有没有用好手中的牌,玩出最优打法。
作者:朱小畅&雯鲛

0 个回复

倒序浏览

许俊夫

站长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