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广州许氏家庙计划建成博物馆

许俊夫  站长 | 2022-7-29 21:58:51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主题 |帖子 |积分 1万

广州许氏家庙计划建成博物馆-1.jpg

广州许氏家庙计划建成博物馆-2.jpg

广州许氏家庙计划建成博物馆-3.jpg

广州许氏家庙计划建成博物馆-4.jpg


■许广平故居是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

广州许氏家庙计划建成博物馆-5.jpg

广州许氏家庙计划建成博物馆-6.jpg


广州许氏家族与中国社会近代化研讨会日前在广州图书馆举办,旨在挖掘广州许氏家族与岭南文化,与中国社会近代化进程的内在联系。新快报记者获悉,许氏家庙已于2021年下半年启动修缮,未来将建成拜庭许地博物馆并对公众开放。21日,记者走进位于越秀区高第街的“许地”,在民居环绕中,见到了“拜庭许大夫家庙”。

■采写:新快报记者 许婉婕 通讯员 赵晓涛

■摄影:新快报记者 夏世焱 实习生 邱 帆

走访

多个故居仍需加强保护

拜庭许大夫家庙始建于道光年间(1850),进深三间。硬山顶,人字形山墙,碌筒瓦。前檐柱为麻石柱,前檐梁架为博古梁架呈卷棚状,曾漆金漆,内柱为木柱,梁架为瓜柱承檩。前面天井的东侧墙壁上有许祥光撰文并书《许府君家庙记》的碑刻,西侧墙壁上刻有广东巡抚黄恩彤撰文并书《拜庭许大夫家庙记书后》碑刻。中堂正中悬挂慈禧御笔的巨幅“福”字匾额。

此前,由于历史改建和拆建,“许地”保留相对完好的是一座两进的拜庭许大夫家庙(市级文保单位)。另外,该区域内还有许广平故居(市级文保单位)和5个区级文保单位,但大部分经常处于大门紧闭状态。“出现白蚁等生物灾害时,我们找人来喷过药,其他的,因为是文物保护单位,我们也不能自行修缮。”广东省文化学会高阳许地文化研究专业委员会主任、许氏后人许必传向记者介绍道。

许必传表示,在2021 年广东省“两会”上,广东省政协委员张惠建等联名提交了《关于进一步推进许地文物保护和活化利用工作的提案》,广东省人大代表也提交《北京路和许地保护开发利用问题》的建议。其中提到“许地”文物保护主要存在的问题,包括及时维护不够、解决方案无法落地、文化内涵不足等。对此,相关单位高度重视,开展许氏家庙修缮工程和“许地”博物馆的布展工作。

复原

门口石狮子根据老照片复原

广州大学教授汤国华是当今岭南建筑流派主要代表人物之一,在广州许氏家族与中国社会近代化研讨会上,他指出,文物建筑修复过程是一个复杂而慎重的研究过程,很多“复原”都要有依据。

据许必传介绍,家庙门口石狮子的照片,是在周令飞(鲁迅与许广平之孙)家找到的,1925年家庙曾举办过一次重要的仪式,许广平在此处拍下照片并保存了下来,这才让门口的石狮子、牌坊的样貌得以为后人所知。

汤国华介绍,这次许氏家庙修复的主要内容包括:拆除后加的破坏性建筑和铺装;修缮屋架,更换严重损坏木梁和桁条(檩条);重铺一、二进屋面;恢复二边廊;修复边廊顶水形山墙(从痕迹可辨新旧);修补破损的砖墙体;地面重铺广东大阶砖、花岗岩条石;疏通一进院排水系统;恢复大门、屏门和二进天弯罩(挂落)。他还归纳了许氏家庙建筑特色(与众不同处):首先是仪门(挡中门、二门,重要人物和重要节庆才开),许氏家庙的仪门比陈家祠更宽;其次是边廊侧门,造型为庭园式门洞,与一般祠堂家庙的侧门明显不同;另外,单坡边廊+波浪形山墙,一般祠堂、家庙难见,更强化“四水归堂”的效果。

现在的许氏家庙,天井中曾经覆盖在瓷砖下的石板“重见天日”;墙上的青砖诉说着许氏家族的百年风雨;历经岁月仍然坚硬的铁力木梁柱支撑着这座古老的建筑;两侧墙壁的碑刻上,清秀小楷记录着家族曾经的辉煌;屋脊的装饰,独具岭南特色;门外的石狮,目光灼灼,忠诚站岗……

目前,许氏家庙的修缮仍在进行中,未来,这里计划建成拜庭许地博物馆并对公众开放。

高第街许氏家族: 近代广州第一家族

位于广州市越秀区高第街的许氏家族,被誉为“近代广州第一家族”。两百多年来,名人辈出:鸦片战争时期广州抗英运动领导者之一许祥光,有“许青天”美誉的浙江巡抚许应鑅(héng),先后官拜礼部尚书、闽浙总督兼署福州将军、船政大臣的许应骙(kuí),孙中山先生的得力军事助手许崇智,辛亥革命元老、与弟弟许崇智合称“辛亥双雄”的许崇灏(hào),著名教育家、新中国高等教育事业的奠基人之一许崇清,参加过百色起义、牺牲时年仅32岁的红军将领许卓,鲁迅先生的夫人、著名社会活动家许广平等均出身广州许氏家族。

声音

鲁迅先生之孙周令飞:

高第街许氏是广州

社会进步的见证

在研讨会上,鲁迅先生之孙周令飞表示,广州高第街许氏,是广州社会文明进步历程的一个见证。他说,祖母(许广平)的父亲许炳枟,是缠小脚的坚决反对者,这才使许广平逃过了被缠小脚的命运;但同时,许炳枟又反对许广平跟男孩子一样用官话读书,理由是她将来要嫁到乡下去,不用读那么多书。这种矛盾的心态,正是当时中国既要独立自强,又不能痛下决心改革的真实写照。

周令飞还回忆道,“祖母(许广平)和父亲(周海婴)在家里经常用广东话对谈,家里还常做些广东小食,特别是自制的美味萝卜糕。(不过)吃龙虱时,我怕到起鸡皮疙瘩。”

广州市文旅局党组成员、

总工程师李若岚:

爱国爱家传统在

许氏家族一脉相承

广州市文化广电旅游局党组成员、总工程师李若岚,在研讨会上高度评价了广州许氏家族的爱国情怀:“当今时代繁衍绵延的许氏家族,其众多成员及后人散布海内外,他们心向国家,关心故里,先辈们形成的爱国爱家传统在他们身上一脉相承。在某种意义上来讲,近现代许氏家族的‘千秋家国梦’,同时也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一个生动缩影。”

0 个回复

倒序浏览

许俊夫

站长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