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雷军套现趣睡|封面文章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主题 |帖子 |积分 3573

雷军套现趣睡|封面文章-1.jpg


文/乐居财经 程孟瑶

提到趣睡科技,“小米系”几乎属于必谈的话题。

“得到了雷军先生旗下小米科技和顺为资本的投资” 这是趣睡科技写在官网里的一句话,相关小米生态链的标签也极为醒目。

能够得到雷军的青睐,在趣睡科技看来是件值得炫耀的事。历时2年,至少经过3轮问询,成都趣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趣睡科技”)创业板IPO近日通过了上市审核。

而其投资的另一个科技类公司,群核科技前不久也传出了上市新动态。

随着被投企业密集上市,频频出现在股东名单里的顺为资本吸引了更多人的目光。

顺为,意为“顺势而为”,据说这是雷军用自己四十而不惑得出的感悟。顺为资本的投资战略也很契合这个名字,从手机到汽车,从软件开发领域到智能家居领域,皆是顺应了当时的“大势”。

趣睡科技通过上市审核,雷军在家居领域的投资又将再获一家IPO企业。乐居财经《家居K线》不完全统计,在顺为资本投资或参股的60多家家居企业中,此前云米科技、石头科技、动力未来都已经踏入资本市场。

上市前套现超1.9亿元

顺为资本成立后的最初七年时间里,在投资领域的声量并不高,甚至可以说很低调。而其投资也并非谁热就投谁,而是看谁符合“势”。

对趣睡科技的投资“培育”了将近4年,才有了如今的上市之果。

而投资趣睡科技,雷军也是收获颇丰。据招股书,2017年5月5日趣睡有限(即“趣睡科技”前身)发生第一次股权转让,协议约定顺为投资将其所持趣睡有限3%的股权以2757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喜临门,雷军完成第一次套现。

据乐居财经《家居K线》统计,此后2年半的时间里,雷军一共进行了7次套现,合计套现超1.9亿元。除去入股增资的近900万元成本,雷军已经赚了超1.8亿元。

雷军套现趣睡|封面文章-2.jpg


在趣睡科技递交招股书时,顺为投资作为第二大股东,与其具有关联关系的天津金米合计持有趣睡科技12.01%的股份,根据券商的估值,等上市后还可以套现2.5亿左右。

雷军套现趣睡|封面文章-3.jpg


上市前进行一部分股权套现只是雷军的“前戏”,培育上市之后雷军的套现规模不容小觑。

雷军投资的第一家小米产业链公司华米科技,上市4年多以来,累计被套现18亿元。

华米科技上市前,顺为资本通过Shunwei High Tech Limited对其持股数为3798万股,持股比例20.4%,小米旗下Red Better Limited持股16.4%,2022年2月最新的股权结构显示,顺为资本的持股已经减少到6.7%,小米的股权减少到14.4%。

近期,靠代工小米扫地机器人起家的石头科技,也被顺为资本“预告”减持套现。石头科技2014年成立,2015年获得顺为资本和天津金米投资,上市前,顺为资本持股9.64%、天津金米持股8.89%。石头科技上市后,顺为资本于2021年3月16日至4月14日,率先减持了50万股,减持价格为954.86元/股-1205元/股。

2022年5月26日,石头科技披露的公告显示,顺为资本计划再次减持不超过400.8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不超过6%。若此次减持股份数量达到最大计划数,顺为持有的股份比例将大幅下降,或将退出前五大股东之列。

资本包装术

趣睡科技的招股书,就详细披露了雷军的顺为资本从入股一家没有实际业务的企业到将其送入资本市场的全部过程。

趣睡有限在2014年10月设立时,由夏卫平、李勇、陈林3人共同持有,由于初期尚未开展实际运营,100万元的注册资本并未实缴出资。直到2015年5月确定了家居行业的发展方向,且与顺为资本签署相关投资协议后,其股东才缴纳全部注册资本。换言之,雷军在决定投资趣睡有限时,趣睡有限还是个“空壳”公司。

条件谈妥后,雷军开始对趣睡有限进行“资本包装”,先后进行了6轮资本加持,披露的金额已经超过7000万元。

先是顺为资本认购趣睡有限,新增注册资本42.8571万元;2015年5月顺为资本又联合京东金融、千树资本给了趣睡有限1000万元天使轮投资;4个月后小米科技、海泉基金、尚势资本再度加码数千万元PreA轮;还有弘章资本、雅瑞资本的A轮融资。

雷军套现趣睡|封面文章-4.jpg


股权穿透后,趣睡有限融资的这些资本机构中,不少来自雷军的朋友圈,而且合作不止一次。

2017年初,趣睡有限注册资本来到170.63万元。其中,雷军实际控制的顺为资本和天津金米分别持股24.94%、1.85%。2018年末,趣睡有限还获得一次全体股东的增资,完成后,趣睡有限的注册资本已经达3000万元。

资本加持下,趣睡科技迅速崛起,截至2021年3月31日趣睡科技总资产为4.98亿元。小米集团和京东集团均为其前五大客户,相比起以“科技立业”的愿景,趣睡科技更像是一家互联网零售公司。

趣睡科技虽然名字中带着“科技”二字,但其本身不生产床垫,而是通过代工方式生产,再通过互联网的流量带动销售,小米既是股东,又是客户,这也是趣睡科技一直被证监会关注的重点之一。截至2020年12月31日,趣睡科技共有293款产品,但其科研人员并不多,而且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也非常低。

雷军套现趣睡|封面文章-5.jpg


家居投资版图

雷军说,“智能家居这一波浪潮是在2014年1月 Google收购nest时带动起来的,这提醒我们所有人都要全部提速。”于是便有了顺为资本切入家居赛道。虽然雷军公开表示小米不会做家装,但顺为资本资本从来未停止过对家居企业的渗透。

据乐居财经《家居K线》统计,2014年以来,顺为资本在家居领域已经进行了63次投资,有24家被投企业走到了下一轮,其对追觅科技、群核科技、云丁科技、神工007、爱空间以及丽维家都进行过不止一轮的投资。最近的一次发生在2022年3月25日,投资对象为一家家装建材企业。

雷军套现趣睡|封面文章-6.jpg


目前,小米生态链中通过顺为资本介入,且已经登陆二级市场涉及家居行业的公司已有4家,包括云米科技、石头科技、动力未来、云从科技等,前3家都给小米代工智能家居产品,今年5月份上市的云从科技则是国内科创板“AI 平台第一股”。顺为资本投资的家居企业越来越多的进入公众视野,但并不是每一家企业的上市都非常顺利。

雷军套现趣睡|封面文章-7.jpg


尽管雷军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顺为资本和小米科技是两家不存在从属关系的公司,但不可否认的是,在“顺为系公司”上市过程中,证监会已经重点关注这些公司对小米的依赖程度以及与小米的关联交易等。

比如拟在创业板上市的“电动牙刷第一股”素士科技就因其与小米集团等在产业链上深度捆绑,被监管问询。天津金米、顺为科技分别持有素士科技10.90%和8.57%的股份,其财务数据显示,2019年-2021年,素士科技通过小米模式实现的收入金额,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59.39%、59.82%和55.56%。

顺为资本曾于2014年领投A轮融资,并在后续的C轮融资中给予持续支持的易来智能,在经过上交所问询后,最终撤回上市申请文件,2021年7月科创板IPO终止。

“小米”标签难去

在雷军的家居版图中,其中不少产品都是以“小米”品牌输向市场,比如小米智能扫地机器人、小米米家空气净化器等等,“小米没有直接的战略协同,但是有很好的财务投资,所以由顺为来投资。”

2013年小米启动了生态链计划时,定下了5年内投资100家生态链企业的目标,当年,小米便以电视切入家电领域,并通过投资生态链企业进行扩张,布局以智能硬件、家电为代表的物联网,试图寻找新的增长极。

在“生态”的名义下,截至2022年7月6日,顺为资本共发生过600多起投资事件,投资对象包括在线教育、企业服务、智能硬件、互联网汽车、医疗健康、生活服务以及电子商务等。

这家成立于2011年的基金,由雷军出任董事长,许达来任CEO,首期规模为2.25亿美元。被视为是雷军将自己的业余爱好――天使投资机构化。管理着7.5亿美元规模的美元基金和10亿元规模的人民币基金。不难看出,顺为资本参投的企业,基本都是在围绕小米公司做战略布局,顺为资本的合作对象中,小米出现的频次也最高,单是在智能家居领域,顺为与小米的合作次数达30多次,是合作最多的伙伴。

雷军套现趣睡|封面文章-8.jpg


“顺为不是小米的战略投资基金。我们和小米最直接的关系是雷总同时是两家公司的创始人,所以我们是兄弟公司,很多项目我们联合来看,一起投资,业务上有一定协同。”许达来如此解释顺为资本和小米科技的关系。

0 个回复

倒序浏览

test1

金牌会员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